Latest Publications

The Best Email I’ve ever received

Dear Mr. XX:

On behalf of the Dean and Faculty of the School of Information, I am pleased to inform you that you have been officially admitted to the Master of Science in Information program at the School of Information, University of Michigan for fall 2011. I invite you to visit http://www.si.umich.edu/video/adm022011.htm for a welcome from our Dean and to see images of our new facilities.

The School of Information offers you the opportunity to become part of a community of world renowned faculty and outstanding students. You will be able to choose courses from an interdisciplinary curriculum which corresponds to nine specializations, from which you may launch a variety of exciting careers. An important part of our curriculum is the ability to engage in internships and group projects with a wide array of businesses and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For information about SI’s curriculum, courses, practical engagement program, special seminars and colloquia, be sure to view our web page at si.umich.edu.

We hope you plan to join the SI community for your graduate education. I am confident that you will enjoy your learning experience at the School of Information, the city of Ann Arbor, and the opportunities that our program will present.

Sincerely,
XXX

咆了个啸

最近这里比较火吧,我自己也没想到。

不好意思让大家从咆啸体生成器跳过来之后就看到“可怕”那个比较……闷骚的文章。

在我的另外一个博客上,有篇关于生成器应用的文章,有兴趣的看官可以去瞧一瞧。那个博客主要集中的是我的一些思考、技术、分析文章,刚刚换了一个素到掉渣的主题……

这边则主要是一些扯淡文,嗯。

可怕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篇文章,大概是说日本办奥运会还是世界杯还是什么大型活动,人群退散后地面上整洁如初。

然后作者得出的结论是,可怕的日本人。

这么多年,一直没觉的有什么问题。昨天日本地震,类似的段子、报道又多了一些,大多是说面对灾难,日本民众表现出来的镇定、有序令人敬佩;然而众多报道中,仿佛仍然透露着一些“可怕的日本人”的意思。

我想,这里面的逻辑大概是这样的:邻国慢慢边强──民众素质变高──国家变得更强──它会回头欺负其他国家。所以,日本人素质高,日本人真可怕。乍看之下,这样的逻辑没有问题。但它有一个前提,就是强大的国家一定会欺负其他国家。所谓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我们从小接收的教育,就是这个样子的。“落后就要挨打”,说着这句话眼前仿佛就出现了被鲜血染红的各种旗子一般。

但是,等等,等等。咱们自己不是也有一句话叫做“和平崛起”吗?和平崛起是什么意思?换成大白话,它就是在说,我要变强,但是你别怕,我变强了也不会欺负你,只会带来和平而已。

也就是说,我们一边对世界说,不要担心,我们虽然强壮但是我们不会欺凌弱小;另一边却在对自己说,看看他们,他们太强大了就一定会来咬我的。

亲,这不是精分是什么?还包邮噢。

在我看来,一个国家,如果民众素质高、教育程度高,社会制度完善、民主开放。这个国家不会可怕。相反,一个国家,如果民众思想狭隘、容易盲从,社会道德沦丧、闭关锁国。这个国家才是令人可怕的。

比如说……朝鲜。

我始终认为,这跟同人打交道一样,你是会害怕一个光脚流氓,还是会害怕一个真正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另外,面对一些本文开头提到的关于日本地震的报道,还有一些泛着酸气的评论。比如说日本经常地震,这点事情对他们很平常;比如说日本人从小地震演习,这次不过是偶尔实战而已;比如说地震是在海里,没在日本本土上,等等。总之就是这点小事,他们没有慌乱,这根本不足为奇。

我只想说,放尼玛的狗屁。

在facebook上,我在日本的朋友,全都是用的scary来形容这次灾难。其中一个女生,跟爸爸在一起,有网络但是电话不通,至今没有联系到妈妈。刚刚还在发状态,问公交系统全部瘫痪,应该怎么才能回家。

一个老师刚刚说,抵达东京,全家安好。读着这个状态总能感觉到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彭浩翔在微博上说,房子如蛇般扭动,真以为自己就要死掉。

说那些狗屁话的人,应该把你放到日本仙台海岸,让你直面4米高的海啸巨浪。

这种人,真可怕。

很好,很深刻

那些影院里的灯亮起来就离场的观众们,你们吃了大亏了。

其实字幕完了以后,还有最后的大结局。它是这样的。

是一个小全景镜头,镜头里杨峥趴在绿色的草地上,天上飘着几朵白云。镜头的背景是连绵的棕色的山脉。时而有微风阵阵袭来,杨峥的头发在空中倔强的竖立着。

然后他用标准的男低音开口说道:

“大家好,我叫杨峥,我有些与众不同。

我已经察觉到了,我察觉到自己其实是个MV里的人物。

话说这次元终于要结束了啊。”

然后就是大大的两个字,剧终。到这里,整个超长版“因为爱情”的MV才真正的划上句号。

其实作为一个MV,它只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既然你是“因为爱情”的MV,为毛里面还唱起了“好久不见”和“等你爱我”?反过来说,如果你是后者两首歌的MV,那为什么“因为爱情”要响起三遍?要知道,一首歌和一个MV应该是一一对应的关系阿。

那么从逻辑的角度上看,这个推理其实是不成立的,也就是说这个长得像极了MV且在院线里上映的东西,还真是个电影。那么,借用谢耳朵的话来说,in what universe,电影是这样拍的?

然后谢耳朵的这句充满禅意的口头禅突然让我为这个电影找到了唯一的合理解释,它其实是一部科幻片。在那部电视剧之后,由于金星的光反射到隔壁王二家的煤气管道上和阳光发生的衍射影响了离太阳系最近的黑洞的霍金辐射中微弱的电子流的逃离,导致了太阳系进入了好几平行宇宙。这部电影描述的就是,每个宇宙中发生的杨峥和文慧的不同的故事。

于是通过一个经典的罗生门式的三段式对比,这部电影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且听我通过人物背景和故事结局分析慢慢道来:

第一个世界,杨峥是个什么总,结婚两年就给老婆买了一个大房子,然后又升了什么总。他老婆表面上是个家庭主妇,其实是个酒店老板。最后两个人牵手大笑,互相拥抱。

第二个世界,杨峥是个修兰博基尼的,文慧是个卖手机的。两人车震不成,开房被抓,最后黄了。

第三世界,杨峥没看出来是干嘛的,文慧……也没看出来是干嘛的,但是文慧她老公是个做国际红酒物流的。杨峥看着文慧被小三然后自己变小三,最后还是黄了。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你们难道还没看出来导演和编剧想要讲什么吗?

我们假设在第二个世界中,杨峥不是个修兰博基尼的而是个开兰博基尼的。他自然不会去那种地方开房,自然不会被抓,自然不会错过离婚的飞机,自然不会对着文慧一顿乱吼,最后自然牵手大笑,互相拥抱。

我们再假设在第三个世界中,如果杨峥能买的起“I Do”,如果他能买的起很多很多的“I Do”而不是闷骚地在那个看不出是给什么品牌做广告的手机里录大海的声音,他这个有着深厚历史背景的超级小三还会失败吗?最后自然在海边戴着”I Do“,牵手大笑,互相拥抱。

女性同胞们,你们不要庆幸。还是试想在第三歌世界中,如果文慧如同第一个世界中的文慧一样,那么在小三说出项链的真相时,她大可以很潇洒的打给秘书说,小王,你帮我安排一下,我要买“I Do”,什么,哪一条?选起来太麻烦了,把整个”I Do“收购了吧。你看,这不就有了盗梦的神韵?她还会怕它一个小三吗?最后自然随便挑自己喜欢的男人,牵手大笑,互相拥抱。

至此,我亲爱的观众朋友,难道你还没有明白导演在说什么吗?

怎样的生活

半夜11点多,出租车跑在还不算空旷的长安街上,车外的大风卷着黄叶飞舞充满天地之间。在车上我就开始想这个标题了,最先想到的是“那样的生活”,而后蹦出来的是“别样的生活”,等我到穿过异味四溢的走廊,走进这个四人住的狭小寝室,打开黑黢黢的笔记本之后,敲下来的题目,却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之所以想写这个,是因为今天的一个饭局。起因缘由就不多说了,总之我是去了。同席的大多都是工作一到两年的职场新星,显然是周五从繁忙的工作岗位上匆匆赶来,精致的衣服和公文包上残留着写字楼方格间的气味,与我的牛仔裤板鞋外加双肩书包对比强烈,让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将背包藏在身体后面。

点毕开胃菜和饮品后,标准的西式觥筹交错缓缓展开。绅士淑女们小心翼翼的用吸管啜着软饮,熟练的用刀叉划开雪白餐盘中的鳕鱼或者是牛排。声音不大不小的聊着各种在我听来异常高深的话题。不时听到金融、投资、咨询、事务所等等词汇,然后眼看着他们异常娴熟的交换着各自的名片。插不上话的我只好闷声吃自己的那份肉,等我老老实实将自己那份吃得干干净净甚至盘子上都不留痕迹的之后再抬望眼,发现他们不管是男或是女都很默契的在盘子上留下了不多不少的一份,然后优雅的擦嘴。

最后起身告辞,礼貌的谢绝KTV的邀请,各自在北京的黑夜中四散开去。

真的,我原以为这种生活是我一直所追求的,在某幢写字楼中有一个高级职位,周末在高级餐厅中衣着光鲜的跟其他衣着光鲜的人吃着高级菜谈论着高级的话题,最好席间还有一个操着伦敦或者是纽约口音的老外,那就更完美了。

而后我发现当类似的生活摆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不适甚至是厌恶,当然作为一个标准的吃货,这种厌恶要刨去美食的那一部分。我想我不适的是这种氛围,仿若空气中飘着一种诡异的气氛,不知道人们的脸上是真的笑,还只是某张面具所散发出来的光。

或许我还不确定我需要的是怎样的生活,但我能确定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生活。

我想,这也算是收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