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ublications

那斜跑45度的悲伤

当子弹哥把脖子上的所谓护身符给那个叫天元的小弟带上的时候,我扭头跟坐在旁边的朋友说,完了,这小子死定了。

果然,电影是不会骗人的。长得帅、带媳妇照片、给家里写信或者在战场上被主角送信物的人,是一定要死的。

死了他一个,成全子弹哥。攒齐了怒气的子弹哥一个鹞子翻身,从战壕中跃起,手口并用地拿着两把刀,向着德国人的据点飞奔而去。好个子弹哥,暗提一口气,施展出神秘的“斜跑四十五度”独门轻功,克服那地球重力,跑出风骚的S形,直叫那洋鬼子的重机枪也自愧不如。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子弹哥上梯,断绳,爬墙,一气呵成。直捣敌方黄龙,又使出那脱胎于杀破狼三星的乱刀刀法,插肚,割喉,剔骨。带领着一群劳工,打得敌人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说起这门“斜跑四十五度”神功,乃是当年光明顶上韦蝠王韦一笑所创,受明教教主张无忌指点,脱胎于江湖常见招式草上飞,又深得武当梯云纵精髓。实乃不世神功。张教主特地手抄一份送给小昭作为临别礼物,小昭带回波斯藏于枕头之下,每日只有枕着她睡觉时才得安心。所以小昭一天要睡20个小时之久,却不知小昭的悲伤化成戾气也从此集结于此口诀之中。后明教覆灭,此口诀几经辗转,流落到西欧,后被子弹哥偶尔获得,苦练而成。哪想到这本郁结充满戾气的口诀让这门神功有了一个致命的缺点,只有当你的至亲至爱挂掉一个之后,才能发挥出十成效果。并且练得此功的有缘人,命犯天煞孤星,身边的人会一个一个死掉,孤独终老。而且每次挑战比自己厉害的大Boss时,一定要先被揍得如同猪头一般,才可以发力,不然就会七窍流血,神经错乱,走火入魔而变成植物人。

其实张教主在指点韦一笑的时候就发现了此功的潜在缺点,特在口诀封面上题有“神功既出,四十五度”八字真言,又在封底上写有“飞奔如翔,跑到悲伤”八字,以警后人。无奈在小昭的枕头下放的太久,潮气太重,这几个字都被磨掉了。子弹哥不知厉害,练成之后也没有可以补救的措施了。

所以就有了电影开头一幕,朋友死掉他才出手的情况。也只有这样,电影后面那些莫名其妙的情节才可以解释得通。

不然如何解释影片结尾子弹哥独自站在阳台上面,流露出来的悲哀眼神。

不然如何解释他的同伴搞掉日本人一个楼之后要在家里等死?他们其实是舍身取义,用自己的挂掉来唤醒子弹哥的功力。

不然如何解释一个日本特务如此感情丰富,还不如自己的下级专业,最后莫名的被捅了一刀一命呜呼。

不然如何解释子弹哥故意让大boss揍得跟猪头一样,然后在地板上躺躺,就能一跃而起反过来再把boss揍得比他还猪头。

不然如何解释子弹哥在日本租界揍死一个日本老大后还能骑着摩托车在上海街头徜徉。他定是在被揍成猪头之后,全身潜力十二成的发挥,顺便用四十五度斜跑大法冲出重围。

据说,后世的流行之王MJ也是受他的启发才创造出独步天下的四十五度倾斜舞步,后来因内力不够,英年早挂。

据说,现世中华大陆上的城管队伍,其实是当初赴法的劳工一派的嫡传,最善扮猪吃虎,关键时刻可以抄起步枪当作狙击,百步之外随便穿杨。

据说,姓姜名文的江湖大佬知道其中内幕,所以专门拍了一部叫做让子弹飞的电影,用以向子弹哥致敬。

据说,黄飞鸿、霍元甲、陈真等等其实都是子弹哥的化身,他们仍然会在“吃饭睡觉打洋人”的路上坚持不懈,愈行愈远。

据说,日后拍功夫片编剧能省则省,但需N个鬼子、洋人、火星人若干,再加以被主角暴打一个时辰,足以。

据说……

小故事

昨天看到一个小故事,关于程序员的。

话说有一个程序员,写JavaScript的,早期互联网发展时代的JavaScript程序员,有个女朋友,住在一起。每天去上班,每天下班,那应该是个没有JQuery的时代,没有YUI的时代,所以这个JavaScript很辛苦。

有一天他下班回家,倒在了沙发上,他女朋友过来问,亲爱的怎么了。程序员说,今天的活太多了,真TMD的累啊。他女朋友问他,是什么活这么累,你的活是干啥。程序员说,是用一种叫JavaScript的语言写程序,太麻烦了,真累啊,要是有人帮忙就好了,写得我头疼…说着说着,程序员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程序员醒了,发现他女朋友在看书。凑近一看,她在看一本叫做JavaScript开发的书……程序员还没来得及张嘴问,他女朋友说,我本来想帮忙,但是这个叫JavaScript的东西,太令人困惑了…

然后…

然后他们就结婚了。

那一枚优雅的哑炮

“等等,我用我的exwife炸飞它。”

然后他就悲剧了。

看完之后我觉得这个桥段简直就是在隐喻这电影本身的。一枚被吹嘘的无比nb让人万分期待的暑期档开幕片,最后不过是一枚哑弹而已。

影片除了小罗伯特和那个Hammer的老板,其他人全是偷师京剧中的一个概念——脸谱化。

小辣椒完全没有了上一部中的干练形象,整一个聒噪无比的事儿妈,最后看她一脸疑惑的深情凝视那个闪烁的炸弹的时候,我甚至希望那个机器人早点爆炸了超度之就好。

斯嘉丽是一个完美的肉弹花瓶,连角色都那么完美,大胸大臀加细腰,无疑是把宅男们吸引到电影院的一个好噱头。她要是成了反派,对付钢铁侠都不用打的,脱字诀即可。不过说实话,现在还有谁在说拉丁语?

那个用星云锁链的人能算的上反派么?最开始被秒一次,最后被秒一次,可惜了米基那么酷的造型和一嘴生硬的俄罗斯口音了。

Hammer的老板演的很好,属于看着就想打的那种。

小萝卜头唐尼显然再这部片子里面对了更大的敌人。不是星云锁链,而是毒素。他一边继续用剪刀手摆着造型一边喝着叶绿素,一边奢侈糜烂的炫耀他的实力、跑车、全息投影和手势操作的工作间一边自暴自弃。最后在他要挂的时候,独眼龙套专门跑出来说,不要怕,你上面有人。然后萝卜头就很NB的自己修了一个粒子加速器来造元素,然后继续跑出去秒人。可是编剧们懒到给新元素起名字的力气都没有。导演很明显的想让这个人丰富一点,然后很传统的扯出了父子情谊和世界和平之类的东西,无奈都只是挠痒痒的程度,远没有第一步里炸人——被炸——变NB——再去炸人这条线路酣畅淋漓丰满动人。

这个片子估计就是起承转结中的那个承,大可将之视为一部有点拖拉的预告片,附送香车美女和纯钢能飞的套装,这几个调调基本上就能把如我一般的机械科技外加美女控骗到电影院里赚钱就可以了。我们还是期待钢铁侠大战绿巨人好了。

最后,预告片里美女带手套打飞机和小辣椒啃头盔的镜头为毛不见了呢?

一根刺一般的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拔掉。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别开玩笑了”,心仿佛被人狠狠地捏住。我突然意识到,我做什么也无法挽回信任这两个字了。在办公室的角落里面我狠狠地锤着桌子,在这里没有人会注意我。没有人知道我做过的那些丑事。每次,我都会想,相信我一次吧,相信我一次吧。就会有另一个声音对我自己大喊“you liar,你没有资格也没有脸说这种话”。

事情是这样的,我欺骗了我爱的人很长时间,跟另一个人纠缠不清。大家可以全力来鄙视我。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然后我要跟某人说。

下面这些话,本来一年前就应该跟你说的。忍了一年,你无法想象这一年我和她是怎么样过来的。你可以去一个新地方跟一个人开始新的生活新的感情,我这里却是一片片废墟一般,而且我永远无法将它重建成原来的样子。这太不公平,所以我要写下这些话。

这一年提到你的名字我就如同遇到噩梦一般。

要知道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没有任何感觉,我之所以有那些行动,是因为我的软弱的不知如何拒绝的又不太安分的性格。这种性格让你的自作多情有了可以发挥的空间,随后给你机会破坏原本我拥有的美好。

你来了,你走了,你没有得到你想要的,你也没有损失。你还可以继续好好生活,你可以往前走。

我们呢,我们怎么办,你留了一根我永远拔不掉的刺,它在她的心里,每段时间都会让我们流血。怎么能这么自私,破坏那原本的所有美好。我们怎么办!一年以来,我如履薄冰的说话做事,我小心翼翼的想把你留下来的影响消灭掉。谁知道你留下了一根尖锐的生了根的刺,如闹钟一般不停的响起。怎么能做这种让人良心不安的事情。

我希望我能用最伤人的语言和行动来让你难堪,难过,让你不好过,让你永久的良心不堪。可是我发现再怨恨的语言也不能挽回她的信任,也没法拔出那根刺,也没法回到从前。我连诅咒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你对于我如不曾存在过一般,也永远也不会再出现,永远。

我还要对自己说,我这个全世界最大的二逼。有个那么爱你的人,还跟人跑去玩暧昧,还要骗那个爱你的人。你假装自己谁都不想伤害,其实你才是最坏的那个。真正的好人会一把推开任何不相干的人,真正的小人会正大光明的劈腿。就只有你这种假装好人的小人,试图瞒天过海,其实是个傻逼。另外两种人虽然有高下,但是他们至少真是。如果你再试图这样假好人,你爱的人会离开你,你也将一直傻逼下去。
最后,我爱的Q,我知道我深深的伤害了你,但是我是真的爱你。希望你能给我再多一点时间,让我把伤痕抚平,让我们能好好的在一起。

魅影

今天去伦敦,踩了踩查令十字街,看了歌剧魅影。

巴士转火车,然后换上跟水管般狭窄的地铁,走上地面时,又到了Oxford Circus。伦敦一如既往的是阴天,时而会飘着小雨。熙熙攘攘的街,匆匆忙忙的人,外加一个形单影只的撑着伞的我。
(more…)